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江湖以淫荡为荣
江湖以淫荡为荣
这是一个不一样的世
在这,淫术是江湖正统武学在这,女人以淫荡爲荣在这,采花淫贼被
奉爲行侠仗义的侠客在这,江湖就是一个展示性器的舞台在这,只有性交
长安雪夜,郊外残破的山神庙。
「哥哥,快点,使劲儿……」一声稚嫩的呻吟声响起,听起来是个不到十岁
的小女孩。残破的山神庙内,一对乞讨爲生的兄妹正在躲避风雪。
小女孩长的眉目如画,小巧的鼻子十分俏皮可爱,再加上一张鲜嫩的小嘴,
不难看出如若加以时日,她绝对会长成一个大美人。此刻小女孩正全身赤裸,双
腿呈V字分开,用两手抱着,一个年纪看上去和他差不多的小男孩正挺着一根成
年人大小的巨大阳具在小姑娘稚嫩的阴道进进出出。
小男孩长的与小女孩很象,看样子他们是一对龙凤胎,长大后也肯定是个美
男子。男孩此刻一边抽插,手上一边做着奇怪的动作,似乎是在练一种功夫,而
仔细一看小女孩,手上也做着同样的动作,但她小嘴微张,鲜嫩的小舌头不时的
伸出,看样子她正十分舒爽着。
「妹妹,集中精神,別光顾着舒服!」小男孩厉声训道,随即加大了抽插的
力度。
小女孩知道自己刚刚分了神,只顾着享受快感,有些羞愧,懦懦的说声:
「知道了哥哥。」随即闭上眼睛专心运起功来,但小鼻子仍然发出了舒服的哼哼
声。
「不好!」小男孩突然停住动作,双手急忙变换动作,小女孩则勐的用双腿
盘住小男孩的腰,喊到:「哥,我到了!啊……」紧接着一股阴精自小女孩刚刚
开始发育的幼嫩子宫中喷出,小男孩终于也忍受不住,一股阳精直射进小女孩阴
道的最深处。
「不行,我们的功力太弱,根本练不了这家传神功。」射完精,小男孩疲惫
的趴在小女孩身上,小女孩则四肢象树袋熊一样紧抱着小男孩,十分自责的说道:
「对不起哥哥,都是萱儿太不耐肏,先洩了出来……」
「不怪你,还是我们都太小了,功力不够。」小男孩哀怨的叹了一口气。练
不成家传神功,大仇就无法得报,小男孩眉头拧成了一团。
小男孩名叫欧阳问天,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三大圣屌之一的九鞭破洞欧阳烈
的孙子,小女孩名叫欧阳小萱,是欧阳问天的孪生妹妹。三个月前,西域魔门爲
了除掉进军中原的第一大障碍欧阳烈,不惜耗盡门下半数女弟子的性命炼制奇毒
艳魂追命散,一夜之间毒杀欧阳家上下160口人,只剩下欧阳问天兄妹俩人在
欧阳烈的拼死保护下逃出升天,又爲兄妹俩逼出体内奇毒后终于咽下最后一口气。
如今两个不到10岁的小孩已是仇根深重,誓要向西域魔门一报灭族之恨。只可
惜年龄实在太小,即使欧阳烈在临死前将家传神功「九阴九阳功」的口诀强行灌
输进他们的脑海,也因爲基本功不够无法修炼成功,更別提报仇了。
无助的兄妹俩抱在一起,他们在这小庙呆了三个月了,爷爷欧阳烈临死前
告诉他们,如果三个月后沒有人来找他们,就让他们自己出去寻找生路。欧阳问
天看着墙上90个泥巴印,心想今天正好是三个月了,看来是不会有人来找他们
了。
欧阳问天一边捡起地上的衣服给妹妹披上一边说道:「妹妹,明天我们走吧。」
此时外面雪下的正大,虽然他们兄妹俩3岁起就开始练习家传神功,但远还
沒达到寒暑不侵的境界。
「去哪啊?」欧阳小萱紧了紧衣服,又伸手向自己光滑无毛的稚嫩阴部摸
去,那现在仍在不停的淌水,估计是刚才问天肏的她太舒服了,现在还沒回过
气来。
「去找吃的。」欧阳问天答道,欧阳烈所留的食物已经吃完了,如果不出去
的话从明天开始他们就要挨饿了。
「哦……」欧阳小萱似乎也明白不会有人来找他们了。
这时,庙外忽然传来踏雪的声音,问天赶紧拉着小萱躲到山神像后面,如果
来的是西域魔教的追兵,凭他们两个不到10岁的小孩只有等死的份。
兄妹俩刚藏好,一个中年男子与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就走进了小庙,只见那
名老者虽然满头白发,但脸上竟一点皱纹也沒有,打着赤膊的上半身肌肉鼓胀,
呈现出沙漠一般的金黄色,往下一看,一条黑色的武士裤包裹住一双健壮的腿,
而裤裆阳物之处如同塞了一个西瓜一样高高鼓起,极爲不成比例。
在看那名中年男子,反倒沒有老者那般精壮,但令人惊奇的是他胯下露出在
裤子外的那条一尺多长、手臂般粗细、长满了无数肉刺的巨大阳物。
「袁爷爷,韩伯伯!」两个小孩终于见到了熟悉的人,顿时三个月所受的
艰辛全都化成了眼泪流了出来,一边哭着一边扑了过去。
原来来着是武林中鼎鼎大名的三大圣屌之一的「大漠孤枪」袁笑天与武林七
大淫侠之一的「狼牙神棒」韩天霸。这两人都是中原正道武林中的中流砥柱。
「孩子们,袁爷爷来迟了,让你们受苦了!」袁笑天抱起两个孩子,不禁老
泪纵横,他与欧阳烈乃是师出同门,近乎上百年的交情,如今故人被人杀害,并
且满门皆遇毒手,只剩这两根小苗孤苦伶仃,怎不叫人心痛。
韩天霸甩着胯间那条骇人的「狼牙棒」说道:「师傅,欧阳师叔这仇决不能
不报!我定要集结武林同道,扫平西域魔门!」韩天霸乃是袁笑天的弟子,自小
跟随袁笑天长大,师叔欧阳烈对他也是疼爱有加。
「哎,自从三个月前西域魔门入侵中原,到现在正是如日中天,锋芒最盛之
时,中原武林本已元气大伤,若现在集结人手与之正面交锋,即使我们能胜出,
也定然是两败俱伤。对中原武林沒有任何好处。何况西域魔门背后还有一个茎道
神教,我们若真与西域魔门拼个你死我活,到时候茎道神教进军中原,我们将沒
有任何还手之力。」袁笑天叹了一口气说道。
「难道就放任魔门在中原爲所欲爲?」
「我们现在最好的办法是牵制住他们的步伐,培养年轻一代,壮大我们自己,
才能与魔门抗衡。」
韩天霸想了想,情况确实如此,恨恨的说道:「看来也只能让魔门继续嚣张
一阵子了。」又看了看袁笑天怀中的两个孩子,说道:「两个孩子由我来抚养吧,
我会象对待亲骨肉一样对待他们的。」
袁笑天看看欧阳问天,又看看欧阳小萱,诡异的一笑:「萱儿你带走,天儿
可要跟着我。」
「师傅?您这是……」韩天霸诧异道,袁笑天一身武艺高深莫测,与已故的
九鞭破洞欧阳烈并列当今武林正道第一高手,平生只收过韩天霸这一个徒弟,今
天这架势是摆明了要收欧阳问天爲关门弟子啊。
「呵呵……」袁笑天笑而不语。
「好,天儿您带走,那萱儿我带回山庄。」韩天霸从袁笑天手中接过欧阳小
萱,可这时两个孩子却不愿意了,他们不想分开,袁笑天师徒两人连蒙带骗,总
算是煳弄着两个孩子答应了。
「其实萱儿的资质不比天儿差,只是我的武功实在不适合女孩子家学,倒是
你山庄的武学十分合适。」袁笑天说到,其实他心本想将两个孩子都带走的,
只可惜实际情况正如他所说。
韩笑天胯间狼牙棒勐的坚挺起来,根根肉刺竖起,然后抱着怀的小萱对准
那幼嫩的穴口就是一刺。
「啊……」已经因爲疲惫而熟睡的小萱在睡梦中发出一声呻吟,韩天霸那根
狼牙棒的龟头足有小萱脑袋般大小,这麽大的东西沒有任何前戏直接刺入10岁
幼女的小穴中,而小女孩不但沒有收到伤害,反而舒服的发出呻吟声,足见其身
体结构上的凛异。
韩天霸双手握住小萱的腰,慢慢的在自己那根狼牙棒上套弄,小萱那白皙的
小肚皮被顶起高高一片凸起,并随着韩天霸的抽动而不断变大变小。
「啊……啊……韩伯伯,萱儿好舒服……」小萱已经醒了过来,并且马上进
入了状态,双手按在自己肚皮上那被从阴道内顶起的凸起上摸着。两人交合处欧
阳小萱的淫水已经滴滴答答顺着韩天霸的兇器往下流。
「恩,萱儿的资质果然是上层,正适合修炼我山庄秘传的『干坤大挪屄』!」
「好,萱儿以后就靠你了,爲师这就回大漠去了。」袁笑天说罢身形一闪,
化作一团飞沙随风而去,正是袁笑天的独门秘技「飞沙移形」。
目送师傅离去,韩天霸将仍然「套」在自己阳物上的小萱转了个身,背对向
自己,小萱疑惑的回头望了一眼,韩天霸对她说:「萱儿,韩伯伯带你飞。」
说完脚尖轻轻一点地,韩天霸就这麽挺着「狼牙棒」,顶着套在狼牙棒上的
欧阳小萱飞向了天空,绝影而却,只留下一阵阵稚嫩的呻吟声回荡在山谷……
【完】